虎年生肖邮票被指“不威风”,何妨给艺术表达多点空间

    近日,中国邮政虎年生肖邮票开始对外发行,但有不少网友吐槽称邮票上的老虎“略显忧愁”,眉头紧锁,看起来病恹恹的,一点儿也没有上山虎的威武。“第一张图的老虎看起来有些忧伤,满脸愁容;第二张图,老虎妈妈带着两只仔仔,也不开心。大虎没有虎威,小虎也不灵动。”有网友甚至怀疑画家的水平。

    说实话,这两张邮票上的老虎,看起来确实不是那么生猛。“满脸愁容”的老虎,不仅表情有些纠结,四肢也有些短,反倒有些憨态与可爱;第二张的老虎一家,毛发细节比较明显,反倒有些邋遢沧桑感,看着也少了那么点“精神”。

    但如果据此质疑画家的水平,则是没有什么道理的。作者冯大中在业界相当有名,为国家一级画家。上网一搜,能找到很多他画的“主流”老虎——虎视眈眈、虎头虎脑、虎踞龙盘的那种。

    冯大中自己也回应称:“动物也有喜怒哀乐,因此画虎要破解这个密码,突破它的动物属性去画,把它做拟人化处理,力求传达出一种精神情感。”这个解释应该是站得住的。画画不同于照相,哪怕是画动物,其实也是人的情感投射。从内在神韵着手,去突破传统的表现框架,是艺术上很常见的创新手法。

    可爱、可怜、可笑的老虎,其实在古画中也很常见。清代扬州八怪之一的华喦,就画过一幅《虎峰图》。画里的老虎就像一只病猫,消瘦甚至有些猥琐,对画面里的一只马蜂都无可奈何。清代指画(用手指作画)的开创者高其佩,还画过一幅《胖虎图》。画面里的老虎没有露脸,只露出敦实的身躯和浑圆的屁股,很像今天动物园里养尊处优的老虎,也很有意趣。

    这些创新都是成功的,在艺术领域也没人大惊小怪。艺术本来就是容纳多元表达的,毕竟既有猛虎出山,也有虎落平阳,艺术创作不管从哪个角度切入都是正常的。

    不过,冯大中的老虎之所以引发了诸多讨论,也要考虑载体的特殊。不威风的老虎不是出现在专业的画展上,而是面向大众的邮票。大众出于对老虎传统、主流的审美范式,对这样的老虎不完全认同,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    此次由老虎引发的讨论,也不妨将之视为一堂面向公众的艺术鉴赏课。苏轼有句名言:“论画以形似,见与儿童邻;赋诗必此诗,定知非诗人。”艺术最重要的是表达,而不是客观存在的简单重现。我们见过那么多普通的、常见的、“像老虎”的老虎,有这么几只忧郁的、拟人的、情感细腻的老虎,不也很好吗?

    而且,现代社会里的老虎意象本来就是很多元的,比如动画片里,各种可爱、调皮、搞怪、无厘头的老虎不知道有多少。对于邮票上的画,当然也可以与众不同。大众该如何看待艺术,其实也是“忧愁老虎”给我们留下的课题。

    艺术一定会遭遇大众喜欢或不喜欢这种直觉化的判断,也一定会有人不喜欢这样的老虎。即便如此,也不妨给艺术创作留下更大的空间,毕竟只有创作的样态越丰富、越多样,每个人才越有可能遇到自己的心动之物。

    红星新闻特约评论员 易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