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觉醒年代》编剧龙平平:未来的创作不敢将就

    《觉醒年代》出圈后,成了“网红”的龙平平:未来的创作不敢将就

    2021年最“出圈”的电视剧,莫过于张永新执导,龙平平担任编剧的《觉醒年代》,该剧在去年年初播出后,几乎每天花式上热搜,并以9.3的高分拿下豆瓣2021年年度国剧第一。口碑收视双丰收的同时,陈延年、陈乔年两位烈士也因为这部剧被更多人熟知,去年清明时,上海市龙华烈士陵园内,两位烈士的墓前摆满了鲜花;与此同时,当不少观众发出“《觉醒年代》有续集吗”的疑问时,更多人给了他们认为最贴切的答案——当下我们的幸福生活,就是《觉醒年代》最好的续集。

    这一切,让《觉醒年代》编剧龙平平欣慰的同时,也感动不已。他惊讶于当下年轻人和一百年前年轻人思想上的共情,也深切地感到,影视工作者应该有责任和义务提供有价值的作品,年轻人希望了解历史,需要从历史中汲取力量。

    龙平平,原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副秘书长、第三编研部主任,同济大学特聘教授,曾参与文献纪录片《邓小平》《百年小平》等,也曾执笔电影《邓小平》、电视剧《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》。2021年6月,凭借《觉醒年代》拿下第27届白玉兰最佳编剧(原创)奖时,龙平平曾谦虚地表示自己是业余编剧,沾历史的光,是历史人物精彩。

    龙平平认为,导演张永新在二度创作方面下了不少功夫,展现了很好的艺术才华。《觉醒年代》出圈后,他忙碌了不少,影视剧邀约更是几乎每天都会收到,但真正让他动心的并不多。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的独家专访时,龙平平说,自己糊里糊涂成了“网红”,还是应该拿出对得起知名度的作品,“你不能出烂片,对吧?我也不会去为了别的东西做不好的内容,认真对待每一部作品吧。”

    《觉醒年代》没有迎合

    历史的精彩是核心

    红星新闻:这次来成都参加大学生电视节,有什么感受?

    龙平平:我第一次参加大学生电视节,今年这一趟出来半个月,要去5个省参加类似的活动。虽然很累,但大学生电视节我还是要参加。《觉醒年代》播出后受到很多大学生关注,我接到很多大学生、年轻人的电话和来信,我也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找到我的电话。让我很感动的是,他们说通过《觉醒年代》,知道了一百多年前先驱们的奋斗、牺牲,知道了今天幸福生活的不易。

    红星新闻:《觉醒年代》很受年轻人喜欢,创作时有想到吗?

    龙平平:没有想到。当时我预计这部剧可能会在党员干部、知识分子中产生一个强烈的反响。确实这部剧有它的特殊性,是一个填补空白的项目,但年轻人能不能接受?说实话,我没有太大的把握。当时剧本出来以后,好多人都说,这部剧的思想性挺高,但年轻人喜不喜欢,能不能看懂?我心里是没底的。

    我心里还是有所不甘,我都60多岁了,写这部剧的时候经常情不自禁流泪满面。拍摄的时候,导演啊、制作人、很多年轻演员啊也都很感动,那为什么我们这部剧不会让年轻的观众感动?播出的时候其实很忐忑。没想到年轻人给了我很多信心。播出时刚好是春节,断断续续播,43集最终播了47天,每天不到一集,这个情况也很少见。网上啊、弹幕上就“催更”,还有很多短视频的解说。很多朋友给我发信息,说一家三代在看,边看还边查资料。

    《觉醒年代》的成功,让我惊讶当下年轻人和一百年前年轻人思想上的共情,这些先驱们的思想、建党精神得到了当代年轻人的认同。我也深切地感受到,年轻人是希望了解历史的,需要从历史中汲取力量;第二,他们需要人生的目标、榜样、指引,我们的影视工作者应该提供有价值的作品,要有这样的责任感。

    红星新闻:主旋律剧获得年轻人认同,您有什么心得?

    龙平平:其实我们的创作没有所谓的迎合。我的单位是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,主要工作就是编修领导人著作,最重要的就是要严谨,我们不能说没有根据的话。《觉醒年代》之所以有那么大反响,说到底还是这段历史精彩。

    首先要感动我自己,然后才会有这样的一种创作激情。你写的时候不可能考虑为谁而写,从我的职业角度,就是要尊重历史,这是一个正确的历史观。在写的时候我就不断告诫自己,这部剧很复杂,第一就要尊重历史,敬畏历史,大事不虚,对吧?重大的事件,重要的人物,重大的决策,时间、地点、人物必须要有真实的史料支撑,这一点是基础。在这个基础上艺术化,要把历史真实和艺术真实结合,这个是最难的事情,因为你光有史料,那教科书上都有,结论也有,不需要你把它照搬过来,对吧?你要把它艺术加工,要有故事情节,要有跌宕起伏的人物命运,要有性格鲜明的人物特征……得靠这些东西去才能构成故事,才能打动观众。所以说很大的精力放在艺术加工上,真实和艺术之间空间有多大?留给你艺术加工的余地有多少?尺度得把握好。我不是专业编剧,但在这一类题材方面,我可能比专业编剧思想要解放一点。因为我心里有数,我以前经常审这类题材的影视作品,知道什么可以写,规避哪些,尺度的把握上可能比专业编剧有一定的优势。

    稀里糊涂成“网红”

    创作依然不会“将就”

    红星新闻:《觉醒年代》播出后,您的工作发生了什么变化?